首页 >> 媒体聚焦
媒体聚焦
 
媒体聚焦 >> 正文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日期:2015-04-10 00:00:00  发布人:媒体聚焦  浏览量:139894
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
——杨玉梅(2009年毕业于铜仁学院英语系,现就职于石阡县委宣传部)
 
    今夜,风吹雨打莲蓬,窗外灯光斑驳。一个人,静静的坐在酒店的房间,任由思绪游弋,那些曾经的过去,那些似乎还在眼前的过去就这样浮上心头,怅然成茧。一切如昨,可一切似乎又太遥远,也该遥远了,一晃,离开学院就是六年时间。六年过去,没想到,一切依旧,还如昨日时光。
    夜十一点,开完会从房间走出,一个人跨着包,行走着,没有语言,没有负担,所有的工作的事都留在明天。今夜,就算一个人,我也会过得很轻松。
    没有诗情,没有画意,甚至没有刻意去准备心情,就那么信步而行,匆匆走进那曾经呆了四年的地方,走进那曾经载满我青春梦想与希望的地方,那是一片春天的校园。
    毕业,一晃就是六年。六年,改变了思想,也改变了岁月。匆匆碌碌之间,再回首,才发现,校园的天真蓝。记得在校的那四年,总是遗憾就那么小的一片区域,也总是想,为什么校园就不能再大一点?可多年后,才发现,只这一片,就足以撑起我整个梦想的天空和我遗失了的青春。
    毕业的时候,太匆匆忙忙,甚至还来不及做好准备,就离开了校园,没有太多的告别,没有印下只言片语的痕迹,风吹过,什么也不带走,以为那不是离开。
    就这样,进入了工作岗位,卷入社会的洪流,任风吹雨打,任世事艰辛。回头望望,突然想,梦想是个什么东西?想了多回,便明了,梦想再不似当初的六彩缤纷,而是活在当下,坚定生活。
    当时光倒流,我以为,还在那里,在同样的夜十一点整,提着包,从图书馆那边的自修室急急走回寝室,洗漱,聊天,拉床帘,打开台灯,看书,然后关灯进入梦乡。
    大学校园是那样的令人留念,让人禁不住去怀想,四年间做了什么,拥有了什么。少时太不记事,中学太过清苦,所以不去念想。可大学,城市的美好、斑斓的梦想、朝气蓬勃的青春,甚至迷失的爱情故事,足以让人沉醉,以后所有岁月的辉煌和物质的富足都不及那时的青涩和纯真。
    怀念学院,怀念什么呢?其实主要怀念的是我的老师。
    记得罗红芳老师,是那么的睿智,以骄人的卓越才情展现一个女人独有的魅力,她一直是我、是所有女同学想要实现的梦想。那时候,她在我们眼中,用现在的话说来就是高大上。怎么个高大上法,具体也说不上,只每看到她,都是集智慧、能干、时尚而又博学于一身的女人。我们说,做女人,能做到她那样,也是极致了。
    记得张志会老师,那时他是专门负责学生工作的,四年间,给我太多的鼓励,四年的成长,一直有他的指导。我说,张志会老师像我四年的辅导员,给我生活和学习上的关心。四年里,接触得最多的老师就是他了。
    严娟老师,她所上的科目是英美文学,这对于爱好文学的我,无疑是最具有吸引力的科目了,常常望着她滔滔不绝讲课的样子出神,理解最深的是惠特曼。我们都说严老师不愧是教文学的,大气、从容、淡定。假如有机会,一定再去听一回严老师的课。
    我们那届系领导说为了增长我们的文学素养,特开设了一门文学赏析课,便专门从中文系请来曾传轩老师给我们上课。据说曾老师课到情深处,会不由自主地流泪,曾传轩老师从诗歌到小说、散文,无不涉及,他的课,不需要教案、教科书,但课堂永远是最精彩的,在曾老师那里,第一次深刻领悟到诗歌的魅力,领略到诗歌的意境和美好。时间一晃多年,不知曾老师现在身体可好?该是退休了吧。
    已然退休返聘的宋聚祥老师,确实是老了,眉眼里全然是了一个老头的模样,他给我们上的是语法课,那时候语法课本是厚厚的一本书,红色的,大概有三、四百页左右,语法课真的是极为枯燥、乏味。宋老师确实是老了,他在给我们列举的句子里,经常包含的是“革命”、“共产党”、”文化大革命”等上个世纪6、70年代出现频率极高的词,记得他每给我们举这些例子的时候,我们都会忍不住发笑,但笑过后还是会将他举的这些例子试着用既定的语法翻译出来。后来宋老师因病不幸辞世,念于此,眼前浮现的是他老人家永远慈祥的面孔,宋老师,您在天堂还好么?
    记得田兴斌老师,永远温文、博学、儒雅的样子,据师兄师姐们讲他的课一定要小心点。他是系主任,对教学特别严格,每到期末都是要关很多学生的,上一届哪班就只有一个学生没有被挂科。所以那时候我们是小心翼翼啊,不过田老师的课,也很精彩,他的课从来都在语音室里上的,虽然是枯燥的语言学,但面对那样的一些陌生的词汇,班上的同学也是兴趣盎然,不过通常课讲到一半,田老师就开始给我们讲起他在英国、在澳洲读书时候的一些所见所闻,他把那些异域的风光风情、高端的学术氛围展示给我们。他说,你们毕业后,大都是乡镇英语老师,我希望你们有更开阔的视野。关于挂科,到了第二学期开学的时候,同学们忐忑不安地问他,班上有多少人被挂了。他的回答,令人意外,他说,你们这么认真、努力,怎么舍得关你们啊,全班只有1、2个人没有过。
    记得的老师太多了,像极为严厉的综合英语宋萍老师、对语音要求极高的杨稚平老师,那些很友好的外教等等。不过现在想想,外教真没有交给我们多少东西,也未能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,有很多外教是连名字都记不住了,唯记得对教学负责的是SOTTIE老师,不过后来也不知她去了哪里,有同学说她去了湖南任教,那么现在呢?金发碧眼的SOTTIE是回到希腊了,还是继续留在中国,我不得知。
    说了这多老师,最后说说班主任胡慧老师,胡慧老师做了我四年的班主任,对学生是很关心的,只是那时候我不善表达,记得毕业的时候,她对我说,以后的人生中遇到的困难一定要说出来,如若不说,没有人会知道。是的,大学四年的辛苦说与谁知啊,不过,也因了那些辛苦,才让青春有了意义和价值。
    都说学生记得最多的老师该是初高中,想来那时候不记事,对老师其实是不记得的,除非对自己很特别的老师,而事实,一个老师面对如此多的学生,又会有多少特别。而大学的影响是深远的,一如我大学的这些老师一样,我感谢她们,对我的人生形成有着极大的影响力,让我自立、自信、自强。我说,是学院塑造了我,培养了我,让我积极、坦然面对人生。
    怀念学院,怀念我在那里遗失的青春,怀念那些青涩的、或者还未来得及开始便夭折了的爱情。我说,我最大的遗憾是在那最好的年龄里没有一次完整的校园恋爱,遗憾没有一个男孩陪伴在大学四年的校园,那些清早的晨读,那些花开了的校园和弥漫着青春气息的林荫小道,从来都是一个人走过,现在想来莫不是最大的遗憾。
    其实有些人,只是不入心,不足以让我不顾一切与之一起。但记忆中还是有一些人,像每天都在自修室里看书的那个帅气的男孩,眉目端正、清秀,几年的时间,一直关注着,也有过想要认识的冲劲,但都退却了。后来毕业的时候,他也毕业,不知咋的,竟相互的说了话,他说他一直知道我的。我笑,后来还是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。还有谁呢?记忆似乎很遥远,真记不起那些往事来。
    怀念学院,是怀念四年间的点点滴滴和欢声笑语。现在想来,那该是无悔的青春。那些一个人的日子,也是无尽美好。课余的时间,做家教,去启航英语学校上课的两年,都是记忆,师范到运输公司的四路车坐了无数次,自己买的自行车破旧到不行。那时候,是在校的学生,也是兼职的教师,体验着上下班的辛苦和乐趣。那时,看到一句话,下班的路程是轻松的,城市的美好和轻松愉悦是那样感受深切。
    除了课外的兼职,学校课余的社团活动,其实是不值一提了,那时候的爱好,那么浅显,以为自己能写新闻稿件,到后来去报社学习后才发觉那么简单、幼稚,以为自己爱好文学,写出来的文字却是无病呻吟,毫无意义。但不过,不经历那些,又如何会有今天的认知。或许,这就是校园,一个可以包容所有错误的校园,一个可以容许犯错的天堂。
    离开学院后的两年,一直不敢相见,几回梦里重返,却一直是在梦中。有一回,乘车从学院门口经过,思想和灵魂瞬间凝固,所谓近乡情怯,大抵如此了吧。再后来的一天,坚定了要去看看,特地成行,挎着包,走遍校园的每个角落。我说,世间之事瞬息万变,只有在这里,才觉不变,仿佛一下子回到昨日,还是抱着书去自修室,或从自修室回到宿舍,或匆匆赶去教室上课,然而,这中间的却是相隔了几年的光阴。
    有了第一次的成行,后每到铜仁,空闲的时候总去学院看看、走走、坐坐、发发呆。后来终于明白,留恋的是四年间那些美好无瑕的青春,是那些象牙塔里满是梦想的蓝天,又因实实在在的走过,就成了一段永生不能忘记的岁月。
    如今,学院要搬迁了,新的校区很漂亮,可那里没有我的痕迹。前几日得知,因铜玉高铁将从图书馆经过,图书馆面临着拆迁。这样的消息,这心久久不是滋味。待学院全迁,一切改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候,我,我们这些学院毕业的孩子又该去哪里寻找曾经那些遗失了的青春?或许一切终将作古,记忆也该有个断点,只要学院一切都好,越来越好就是最大的心愿。
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
【感恩母校】那些岁月那些人和那些无悔的青春
校园记忆